<em id="r3xr9"></em>

<div id="r3xr9"><span id="r3xr9"></span></div>

<dl id="r3xr9"></dl>

<div id="r3xr9"><tr id="r3xr9"></tr></div><progress id="r3xr9"><span id="r3xr9"><ruby id="r3xr9"></ruby></span></progress><div id="r3xr9"></div>

    <progress id="r3xr9"></progress>

    
    
    <dl id="r3xr9"><ol id="r3xr9"></ol></dl>

    <dl id="r3xr9"></dl>
      <em id="r3xr9"></em>
      <progress id="r3xr9"></progress>

      <span id="r3xr9"><small id="r3xr9"><th id="r3xr9"></th></small></span>
      <menuitem id="r3xr9"><meter id="r3xr9"><video id="r3xr9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        <dfn id="r3xr9"></dfn>

        <div id="r3xr9"></div>

        <big id="r3xr9"><form id="r3xr9"><th id="r3xr9"></th></form></big>
        收藏本站 | 天天伴游網歡迎您!    [會員登錄]  [30秒免費注冊]

        搜索會員:
        性別:  年齡: ~ 歲  地區:       有形象照  

        明星爭相去的捕魚度假村

        發表時間:09-20 09:11    來源:旅游百事通    

        特蘭科蘇占有了巴伊亞(Bahia)海岸線的一小點——巴伊亞是巴西寓居人口排第四的省份,也是改變了這個國家現代化進程的16世紀葡萄牙探險家們最早久居的當地之一。特蘭科蘇是一個太不相同的當地,就算是在這個族群大雜燴的國家里,它也顯得那么異乎尋常。


        不過就算特蘭科蘇如此特別,初度訪問時,我仍是覺得它跟我曾經去過的當地有些莫名相像。我大約花了一天左右的時刻才意識到,每個小鎮的差異并非在于它的外表或許一些物理元素,而在于其特有的氣質,融誘人夸耀與掉以輕心、物欲繽紛與假裝少私寡欲于一體。

        我想起了早年去過的那些心愛的、相同充滿著對立氣質的海邊小鎮:墨西哥的圖盧姆(Tulum)、夏威夷的哈納(Hana),還有烏拉圭的何塞伊格納西奧(JoséIgnacio)。跟它們相同,特蘭科蘇被精心打造成一個幻想中的當地。人們知道來這兒的都是些什么樣的人,但又期望它是一個沒人在乎你是誰的當地。

        "他們一眼就愛上了這個小鎮,后來他們也讓生活在鎮上的人愛上了自己的家鄉。"

        可是為什么會是特蘭科蘇呢?究竟巴西從上到下有12,070公里的海岸線,理論上來說會有無數個誘人海灘、無數個可能會很漂亮的海邊村落。為什么這個小鎮從圣誕節到復活節,滿大街的圣保羅人和里約人——而且他們都有著標志性的小麥膚色,身段俊美,看上去就像是搭私家直升機來休假的巴西有錢人? 為什么意大利名媛Georgina Brandolinid'Adda會在這兒購房?為什么美國主播安德森· 庫珀會在廣場的右側買下許多土地?為什么在巴西溫暖的冬季里,Instagram上被小小的白色S o Jo o Batista教堂刷屏?換而言之,特蘭科蘇是怎么變成了今天的特蘭科蘇?

        這是Uxua Casa酒店入口處五彩斑斕的窗戶,入住該酒店的客人能夠預定他們“周邊區域徒步旅行”或“劃獨木舟之旅”的行程。

        “位于特蘭科蘇南面的Espelho海灘是巴西最美的沙灘之一,且少有人至。”

        然后閑逛了十分鐘,在快要走到教堂前,右拐進一條泥濘的小路,再從一座小小的木板橋上穿過一片紅樹林沼澤,你會發現讓你脫離一個美麗當地的理由:那就是找到了一個更美的當地——特蘭科蘇的海岸。

        有著將近二十四公里的金黃色沙灘,海水明澈到就算浸到下巴,一垂頭還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腳趾頭。跟許多完美的海邊小鎮相同,特蘭科蘇也有一種無精打采的氣質,時刻在這兒基本上沒什么含義。太陽升起來,你走向海灘。消磨一整天,泡泡水,曬曬太陽。當天空開端變得跟那些蝎尾蕉紅房子差不多色彩時,你拖著雙腿往回走了,然后就會驚訝地發現,在你脫離之后,整個廣場竟然變得那么生機勃勃:臨街的門都大開,桌上擺放著潔白的瓷器、掛在雨樹(Monkeypod)上的花邊紙燈籠也都亮了起來,看起來派對現已從海灘轉移到草地上來了——而且也不必憂慮,這次你在受邀之列。

        在特蘭科蘇,嬉皮士和藝術家將安逸的藝術開展到了新高度。其實我歷來不是多么活躍的人,可是在Uxua住了兩天之后,我發現我懶多了,乃至比那只巨大的銀色樹懶出現在酒店里的時刻還要少。每天都從酒店的熱帶島嶼風格早餐開端:各式各樣的現榨果汁,又濃又純,必須用一根長長的小棍子拌和均勻才能全喝到嘴里;p o de queijo 是一種小小的、耐嚼的烤奶酪面團,一口一個;還有填滿巧克力或許新鮮椰子奶油的餡餅;可是最棒的仍是每天的蛋糕,有裹滿柑橘糖衣的椰子,也有有著濃重香草口味的巧克力Bundt蛋糕。

        早餐后,一般就我一個人,而酒店里大多數的客人,巴西有錢人、意大利人和法國人,基本上不到正午不起床。走向海灘,Uxua在那里有一個用舊木漁船改造的酒吧。喝點酒、看書、游水,海水和天空相同藍,將兩者分隔的地平線開端變得含糊,我好像身處一個一半是水、一半是空氣的美妙空間里,也有可能是喝多了的緣故。當天色逐漸暗淡,赤道區域的日落都相同,絢爛而時間短,我才跌跌撞撞地回到剛開端人聲鼎沸的鎮上,洗個澡,再出門去找可麗餅攤兒。白日飲酒,跟陌生人揮手,把蛋糕當早餐。我已記不得上次這種派頭是什么時分的工作了,反正在紐約的我是肯定不會這么干的。

        在脫離特蘭科蘇的前一天,我跟達斯一同駕車穿過一條波動的土路,見到了我印象中世界上最美的海灘Praia do Espelho,又叫作鏡子海灘(Mirror Beach),這個姓名來源于落潮之后,水在沙地上變成汪汪淺池,安靜、明澈,好像在這兒許個愿都能成真。在這兒玩了半天水之后,咱們蹚過一個河口,前往餐廳Restaurante da Sylvinha。這是一間熱烈的魚棚,能夠吃到剛剛捕捉上來的海產,還能喝到各種熱帶生果參加冰鎮伏特加的飲料。

        我突然意識到,特蘭科蘇給人一種幻覺:好像在這兒沒人關懷你是誰,也沒人關懷你到底是富甲一方仍是一無所有。這在巴西好像有點奇怪。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越來越懸殊:占人口總數1%的富人的財富,是占人口總數一半的貧民的總和。不過在這兒卻表現出了一種風趣的民主和對等,盡管時間短。

        作為一個在海邊旅游勝地——火奴魯魯長大的人,我對游客與當地人的親密無間或許相互尊重的論調是持懷疑態度的。可是在特蘭科蘇形似真正得以完成:我感覺不到一丁點的文化隔離。我小時分就知道,某些海灘、某些商鋪、某些餐廳我是不能進去的——這都是面向游客的,而我是個本地人。不過在特蘭科蘇的海灘上,我見到一些女性,一看就知道她們很殷實——穿戴著價值不菲的服飾,都是白人——很放松地在與海灘上逛來逛去販售手工椰子油、小飾品以及與做足療的當地小販(大部分都是黑人)閑談。

        Espelho海灘被河流分紅兩部分。左面有許多餐廳喝酒,高峰期人總是許多。右邊才是精華,有碧海藍天白沙,還有懸崖峭壁環繞著,沒有任何人工的痕跡。

        他們之間的那種感覺,盡管談不上平不對等,但至少讓人感覺到融洽的社區氛圍,讓人認識到人人都有享受這片海灘的基本權利。我很難幻想這樣的情形會在紐約的漢普頓或許其他什么當地出現,真的。可是在特蘭科蘇,就是這個姿態。



        聲明:圖片和文章均來自網絡,用于欣賞閱讀,如有涉及侵權請聯系客服,立即刪除

        網站介紹 - 公司簡介 - 聯系我們 - 常見問題 - 交友須知 - 注冊協議 - 會員制度 - 關于伴游 - 網站地圖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8-2018 酷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蜀ICP備16034665號 川公網安備 51080202000235號

    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